上海理财消费中心

最奢侈的消费方式是买“我高兴”

闫红和陈思呈 2018-12-05 16:32:13

她只用自己的感官去体验,

对他人的评论没有预期,

便也没了没有贫穷感

——

在饱暖之后,

穷与富,

就不完全和金钱的多少有关,

更多的是一种心理感受。



最奢侈的消费方式是买“我高兴”

闫红


小时候我家住在单位大院,好处是互相有个照应,坏处是,生活被熟人尽收眼底,免不了被打量、比较、品评。

 

比如我家隔壁的李姨,就经常被邻居们挂在嘴边。倒不是她有多特别,她看上去非常普通,个头不高,皮肤微黑,头发总是乱乱地扎在脑后,衣服也都是灰色调的,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来去去,最容易被淹没在人海里的那一类。

 

正因为她是如此寻常,她的生活方式,不,应该说消费方式才让诸位高邻觉得碍眼,她看上去不像个有钱人,也不像一个大手大脚的人,为什么她花钱那么道二不着两的呢?

 

比如她有天下班回来,车篮子里躺着一只弯弯的金黄色的水果,别说孩子们好奇,大人见了都问这是什么。李姨解释说是一种热带水果,叫香蕉,又要掰给我们尝尝,我们当时虽然年幼无知,也知道不能轻易接受贵重物品,忙不迭地闪开了。

 

然后就见李姨的女儿小雨,拿着香蕉出现在门口,在一群小孩的围观下,她很奢侈地剥下外皮,细微的香甜进入我的嗅觉,之后好多年,我都觉得香蕉的香味很有高级感。

 

初见桂圆也是在李姨家,我分享了一个,桂圆的味道没有多特别,但那个乌溜溜的核多好看啊,像个宝物,我无法相信它是应该被扔掉的东西。

 

螃蟹下来的时候,他们家就吃螃蟹,那会儿还不流行大闸蟹,就是很小的河蟹。在我奶奶看来,没有比吃这种没什么肉的河蟹更不划算的事了,她总是叹息着:就是吃它一个命啊,哪抵吃肉呢。

 

他们家在饮食方面的投入,引起整个大院的诧异、窃笑与非议。我们大院里的人没这么过日子的,显得太好吃不说,最后连个响也听不到。我们大院的人,更愿意把钱攒起来买家用电器,谁家是大院里第一个买电视机的,谁家是第一个买冰箱的,谁家是一个买洗衣机的,全大院的人心里都有本清账。把钱花在这上面,多有面子。

 

李姨家没有这些电器,连个像样的家具也没有,也不完全是因为李姨太败家,她丈夫也不是个过日子人。

 

她丈夫我们喊作张叔,在我们大院的男人里,也是个非典型。印象中他是个电工,大人们说他收入也还可以,但他却不给李姨一分钱家用。弄点钱,就去街上小饭店里叫俩凉菜,喝个小酒,能拎一包卤菜回家,就算他有心了。而李姨对此不管不问,一家三口共同出现时,还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。

 

这样两个人,自然过得家徒四壁,大人提起来都摇头,觉得他们的日子太失控。我们小孩,却一直有点羡慕小雨。

 

我们都上小学之后,小雨成绩一般,我的成绩也一般,但我爸妈明显比李姨着急多了。尤其是暑假刚开始那几天,大家坐在巷口那户人家的竹榻上乘凉时,总有人主动谈起自家孩子成绩,其他人一边啧啧赞叹,一边分出余暇来,含嗔带怨地瞥上自家孩子一眼,我妈还会额外加码,伸手推我一下,我从那力道里感觉到我妈内心的失衡。

 

李姨则不同,她只是笑笑。还不是强颜欢笑那种笑,是打心眼里不当一回事,她的这种淡然无疑令那些成绩优秀的孩子的家长扫兴,李姨走后,我听到她们对她深切的同情:“找个男人是那样,小孩小孩又是这样,她这命真不好。”

 

之后我们陆续都搬离了那个大院,我不再听到和李姨有关的消息。她的形象重新浮现眼前,是在十几年以后了,有天,我爸说,你知道吗,小雨现在跟她对象一块儿卖牛肉汤呢。

 

我听了很是吃惊,李姨是报社里的校对,怎么着也是个文化人,小雨小时候就很喜欢《红楼梦》,能背下里面整套的诗词,她成绩是不好,但也不至于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体力劳动者啊。我爸解释说,小雨后来上了技校,认识了一个男同学,俩人毕业后都找不到工作,正好男的家里是卖牛肉汤的,俩人干脆帮家里做生意去了。

 

我爸的叙述让我悚然,倒不是我过得有多好,但小雨这是典型的“生活下降者”,我觉得这跟当年李姨的漫不经心有关。生活,真是容不得掉以轻心的,一不小心,也许就会沦落到社会最底层,穷点累点还在其次,最关键的是,活在底层多不安全。

 

我有点想去小雨的铺子上看看,又心存顾忌,怕小雨介意发小看到她的“落魄”。

 

又过了几年,我爸对我说,你可知道,小雨家的牛肉汤,已经风靡全城了。连外地人都大老远地开车过来,只为喝她家一碗牛肉汤。他们开了好几家连锁店了。

 

我首先替小雨感到高兴,随口开玩笑说,看来能背得下整套红楼诗词的人,卖牛肉汤都能比别人更有前途。说完,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我不是已经不再是一个以成败得失论人生的人了吗?为何关于小雨的所有的想象,仍然是以成功与否为基础?

 

换一个思路,还原小雨这一路,应该是一种如李姨那般随性的态度啊。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,当年李姨的消费方式,正是王维这句诗的具体体现。

 

相对于其他人总是把钱花在“让别人羡慕”的地方,她的钱,总是花在“让自己高兴”的地方,比如那些香蕉和桂圆,比如和谐自在不紧绷的家庭气氛。她只用自己的感官去体验,对他人的评论没有预期,便也没了没有贫穷感——在饱暖之后,穷与富,就不完全和金钱的多少有关,更多的是一种心理感受。

 

我曾见年入数百万的人,被贫穷感一路追击,张皇失措,不知所往,也有李姨这样的人,心安理得,怡然自足,谈不上富有,但绝对不贫穷。她是结结实实地,“把钱都花在了自己身上”,别人买东买西,她只买一个“我高兴”,这才是真正奢侈的消费方式。

 

而这一生也是我们偶尔到手的一笔钱,有人精打细算,想要买房置地做投资,成就一份家业,有人不算计机会成本,只求活个高兴,即便千金散尽,总是敞开高兴过,也不能说就不划算。每一个人的选择,都自有其缘故,哪有什么标准答案,但有一个李姨这样的样本在那里,多少能让人不那么焦虑。


闫红和陈思呈

两个因为写作而认识的女子在这里继续写文章

微信公众号ID : erlintutu


Copyright © 上海理财消费中心@2017